鰯猫

Eine schwarze Katze auf der Rosenstraße

泉哥哥真是人美心善还画画神仙,没有人不喜欢泉哥.jpg
我今天就要打钱111111

戦闘型メイドエルキちゃん

七月开始磨到现在终于拖延完了(…)是战斗型女仆恩宝!

调了调色有点难以取舍就都放上来叻(反正该不好看还是不好看)
过段时间做挂件玩一玩,惹

【闪恩】Augenstern

他总能看见点许多人这辈子都见不到的光景。

早在他们相识之初,那双眼睛里的战意点亮了黯淡懒怠的血色,笑中的狂意激荡起空气的震颤,紧绷的架势仿佛一头捕猎中的雄狮。这样子从没人见过,而他彼时并未觉得自己身负殊荣——那是他诞生起便刻在骨血中的使命与意义。直到夜晚降临时那份温柔与缠绵与他所闻相差甚远,在一声声呼唤里他将自己推向迷失;太阳高升,孩童般的呓语绝不像那个人人畏惧的暴君。

总得慢慢来,他才能够消化这份信号、理解其中的与众不同,不论人或是其他生物,学习都需要时间。

他开始观察那至高无上的王,细细琢磨他向自己投来的深情,抚摸他嘴角最最柔和的笑容。他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回应最深沉的感情:吉尔伽美什给...

【波实】
实井想了半天还是吻了他,笑容天真又狡黠,得意得不得了。
只有波多野注意到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凑上来的那一瞬脸上泫然欲泣的神情将波多野口中揶揄的话堵了回去。

【佐三】Frohe Weihnachten, Drei

正儿八经的爱情又不是一时冲昏头脑的迷恋,可以不打招呼来无影去无踪,骤如疾风片甲不留。同样时效极短且不用为之负责的就只有露水之情,除了一副皮囊、肌肉脂肪和黏膜腺体分泌出的杂七杂八,再往上点的要求或许就剩下一些神志不清时分不过脑子说的助兴的胡话。
爱情在俗人的渲染传播以及亲身示范下是俗气了点,不过到底还是带着真情实感的一颗心还有甩不掉的甜蜜的苦恼的责任,你要说它神圣而高尚三好也不反对,只不过对这个问题爱答不理的程度不亚于你说前两种。
“哪有这么冷漠无情的,如此丰沛而猛烈的情感都无法触动你吗——”
神永摆弄着拍了无数学姐学妹私房照的见过大风浪的宝贝相机,三好头都不抬明显表示比起和这人聊天他宁愿继续看实井借...

给朋友画的头像
用色轻薄了一点,本来是懒得厚涂省时间(…)没想到效果还挺清爽,是清凉可爱的夏日JK恩(自画自赞)
其实根本没画胸xs

想画个戴头纱的恩然后根本没画出头纱(…)
不重要,反正大家知道恩是林中仙就对了
恩之好,凡人画不了(胡言乱语)

我最后随手写的京都,老朱就跟我说实宝京都腔,这不是逼着我上班嘛(…)
真好啊,京都腔真好,就算实宝不是京都人也请用京都腔说几句吧,偶内该(guna)


【波实】

这个故事有点难讲。我们不知道主人公的真名,不了解他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父母亲族熟人好友都像穿小了的衣服,旧日回忆皆为唱旧了的童谣。

要说波多野和实井从小就认识,对也不对。

在他们精心编造的身份里披着这两个名字的间谍在昭和12年前素未谋面;可你要说活生生的两个人,确实是从很久以前起就互相看不顺眼了。

鉴于那两个最初的名字早已无人再提,用现在这两个代替一下倒无妨,代号而已。

家里管得严是一回事,孩子总喜欢往外跑,学得厌了就翻了墙爬上树,一个没踩稳摔下去,两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跌成一团。波多野家宅围墙那么长,他偏偏选在那个位置上墙;波多野家宅周围那么多树,实井偏偏坐在那颗下面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