鰯猫

Eine schwarze Katze auf der Rosenstraße

【Tiefe Trauer】
总会失眠。
那晚通宵我猝不及防,只是在床上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便坐起来与朋友们闲聊——多亏了时差。现在仿佛又要通宵,可通宵也好失眠也好,我都极其不愿意:睡不好会让我陷入极度焦虑。而躺在床上又如何呢?刚刚,家中事又猛地把脑子里的水挤出眼眶,陈芝麻烂谷子翻着花样笑我蠢笨,往前看看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
悲伤的形式太多了,理由当然数不尽理不清,失眠的时候一股脑趁虚而入,你只管流泪,眼泪流尽天还未明。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