鰯猫

Eine schwarze Katze auf der Rosenstraße

【佐三】Frohe Weihnachten, Eins

三好不喜欢冬天,他怕冷。

耳廓鼻尖手指关节躲不到厚厚的衣物下,便像被北风烫过一样泛了红;而他的脸颊,在佐久间第一次用指背轻刮他通红的鼻尖之时,也烫得通红了。

他讨厌冬天,更讨厌冬天早晨醒来身边冰凉空无一物,仿佛一个人被丢在不认识的地方过了一个漫长而难熬的冬夜,梦中尽是荒野中呼啸的冰雪。昨夜的温度早已没了残存,他仰起脖子轻叹一声,懒懒地拿起手机随意滑动,动态更新里神永拍下了波多野被实井拿雪球暴打的悲惨记录。

他转了转眼珠,回忆起起昨天下飞机时是有些小雪,只不过马上被佐久间搂进车里,睡得不省人事。至于到家以后,大概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省人事,下雪的事情早就被忘在八小时外的柏林去了。佐久间上班早,他心安理得地在下午醒来,也不倒时差,赖在床上问他几点下班。

圣诞节前最后一笔单子折腾得他夜不能寐,天知道他怎么能按捺住脾气冒着大雪出门和一群彻头彻尾的蠢货谈生意。可每当自己一人,又会神经过敏一样不安起来,不愿在冰天雪地里多呆一刻,缩回公寓连晚饭都省了。幸好,幸好有时差,深夜房间里微弱的亮光里写着爱人发来的消息。大概是佐久间每天早晨的问好与让他早睡的督促才能使他神经平静一些,早就发出去的“晚安”也早就显示了已读字样,他却还是会对着屏幕里的聊天记录发上几个小时的呆。

当然,这些佐久间都一概不知,就如同他肯定也不会告诉三好自己前几天加班通宵,提前梳理好一整年七零八碎的文件交上去,得以有时间去成田机场。

“一上午工作应该能做完,剩下的小事就拜托小田切,大不了下次请他喝酒。”

说是这么说,真实的计划自然是通宵之后上午补一觉,傍晚悠哉去接机。身边的人也像通了几宵一样沉沉睡去,他抬手把暖风调大,风向拨到三好那边。

不过三好又和他那个木头脑袋不一样,只看了一眼他那个神色还有怎么都抹不掉的黑眼圈什么都知道了。所以破天荒地在手臂缠上来的时候提醒对方明天还要工作,尽管他也清楚这就像把晚餐后顺手买了想做早餐的面包放进冰箱一样,反正迟早都是夜宵,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一个人醒来的空虚感最终还是被担心盖过去了。警署总有忙不完的事,年末工作量整整多上一倍,加上佐久间那个令人窒息的上司……三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反手就给那张照片点了个赞——波多野挨揍的表情一如既往令人发笑。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