鰯猫

Eine schwarze Katze auf der Rosenstraße

【膝髭】
对髭切而言名字都不重要了,弟弟的也好自己的也好。在别人看来似乎很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接受——身为名刀怎能无名无号,那必得是叫出来响亮的。不过正因为是名刀,辗转多人之手,各人以各自喜欢的叫法命名了,无非就是什么丸什么切,记不住才是常事。流水的主人流水的名字,可弟弟就是弟弟,身为兄长也是独一无二。两振兄弟相称,不见名字有什么功用,源氏重宝,源氏重宝而已。依偎而眠,醒来时仍在弟弟臂弯,想着要呼其名,眼前是他的额发,一声薄绿婉转而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