鰯猫

Eine schwarze Katze auf der Rosenstraße

【波实】

“医院不是什么好地方,赶紧痊愈吧。”

“是啊是啊,等身体好了回去帮你整文件写报告,桌上一大半的纸都不是我的工作。来看我不就为了这点事。”

“你这可就冤枉人了,我好歹带了福本炖的鸽子。田崎一窝的宝贝都拿来炖汤,课里实在分不完,倒掉太可惜了所以拿来给病号尝尝鲜。”

“……之前他还抱怨那窝鸽子肉老炖了不好吃,一转眼就动手了。”

波多野挪挪身子,掀开保温盒的盖子瞅了一眼。鸡汤的香味顺着缝飘出盒子又飘进鼻子,金黄的油铺在顶上。

他想起小时候躲在谁都找不到的小树丛里,阳光也是那个颜色。他自顾自包扎着或和人干架或自己摔伤留下的血口子,实井走过来连句话都不给,同样自顾自摊开推理小说安静地看。

那地方谁都不知道,波多野从没和人提起,就像这次秘密任务他没跟任何人说过一样。

“啧。”

医院禁烟,嘴巴里实在缺点什么。

早知道就该在实井走前把他拽过来接个吻,好歹有点尼古丁的味道,聊胜于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