鰯猫

Eine schwarze Katze auf der Rosenstraße

【闪恩】Summer night in June

有一天散步听Havana一时兴起脑了穿超短裤露脐装的恩,mv都想好了(…)建议BGM:Havana

虽说尽量在避免,要是还很ooc那就要怪成田鸽鸽还没出fsf第五卷(支離滅裂思考発言)

有点小车车走个AO3

------------------------------------------------------------

海滩像是一锅热油,观光客们一个个煎得浑身生烟,熟透了的便猛地扎进海水里,溅起蒸腾的水花。

他一手拎着凉鞋,赤着脚。海风毫无章法地梳理他的长发,经绿色的发一滤,咸湿的腥味在他身上一刻也无法停留,周身全是明亮却不灼热的日光。热量似乎在他身上停不住,一碰就灰溜溜地滑到别处;像是旅馆冰箱里存着温度正好的椰子冻,柔软清凉,带着一丝甜甜的奶味。

他把脚探进水中,伸出手向海鸟们寒暄,引来一群扑棱着翅膀在四周盘旋:手臂上停着两只亲昵地拿小脑袋蹭着他的脸颊,脚边三只跳跃着把脚印留在细沙上,四只唱着歌绕着圆圈,流连一阵又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天空中去。他缓缓走进海里,水淹到了膝盖处停下,双手撩起头发,在风里轻轻松手让它们随意飘荡。海鸥像是听得懂他口中的歌谣,翅膀夹着风声,合着拍子放声鸣叫。

他只是一时兴起,由着海风将自己送去陌生的小巷。酡红的霞光还没来得及亲吻狭窄阳台上欢笑的天竺葵,就淹没在了昏暗的汪洋。身处异国,熟悉他面容的人少之又少,不必遮住头发戴上墨镜,大可让长发倾泻四肢伸展,一双金色的眼睛盯上了陌生的酒馆,欢闹声冲破了陈旧的木门闯进他的耳中,牵着他推门而入,拉进声色的海浪里。他倒也没有不自在——他一向不怕新鲜,再格格不入的环境他一个人也能处得快活自得。一杯不加水的威士忌晃着杯子听冰块的脆响,叠着双腿眼睛四处打量。他像是未经世事的纯真少年,身上东拼西凑的掩饰在老辣的人眼中拙劣得可爱,却是他踏入未知的虚张声势的保护伞和粗糙的通行证——牛仔短裤短至腿根,衬衣下摆胡乱在胸口下扭了个蝴蝶结,露出一截肤色;昏暗的灯像是给纯白的食物抹了层催情的蜜,发尾无意扫过腰间,指尖触及折射着光亮的酒杯,随即顺着流畅的轨迹向上走,撩起耳边凌乱的碎发,露出随手在街边看中的耳环。坠着穗子和金属片的圆环随着他的头而晃动,回应一个个前来搭话的异乡人——他猜测那是些友好的话语,却只能报以摇头和微笑。涌进酒馆的人一波接一波,天渐渐晚了,他想。热闹慢慢变成了喧哗,舞台中央的乐声在人流中稀释,像是半块冰化在了只剩下一小口酒的杯中。


【点我上车】

--------------------------------------------------------------------


其实有个小彩蛋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能看出来(你说这个谁懂啊.jpg)

评论(15)

热度(41)